在肉类监管方面存在较大问题,全国政协委员、

违规成本很低

为何食品安全屡禁不止?冯平以瘦肉精问题分析,尽管新颁布的《刑法》规定了严厉打击食品安全犯罪,但是涉及到屠宰违法的刑事追究界限并不明确,相关部门在管理时往往以罚代法,违规者违规成本很低,这是加工病死猪肉,制售注水肉以及其他一些违规行为禁而不止的重要原因。另外由于监管部门行政职能弱化,强化私屠滥宰的同时,弱化了屠宰场的肉品品质的检验,尤其在一些县级的定点屠宰场仅仅靠屠宰场自我约束保证产品的合格与否。

冯平:这只是一个环节。最重要的还是要尽快出台畜禽屠宰法,掌握生猪经纪人的信息后,为他们建立诚信档案,同时将对他们的监督写入法律,做一个强制性的要求,那么注水肉、瘦肉精等肉类问题出现的几率会大大降低,因为到那时,他的违法成本太高了。

肉类监管存在问题 出口很难

冯平在本次两会提案中提出畜禽屠宰法,完善屠宰管理的长效机制,从而提高了食品生产安全度。

现在的编码查询只能查到县一级,无法落实到具体饲养人和养殖场,更无法准确反映饲料、免疫等情况。我们应该溯源探底,起码到乡镇检疫员一级,以便出现问题时追责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肉类食品综合研究中心总工程师冯平今年提交的提案是出台畜禽屠宰法,完善屠宰管理的长效机制。在本报联合搜狐网的采访中,冯平委员表示,从肉类方面讲,我国是肉类的生产大国,但我们不是强国,2010年生产7295万吨,是1978年的7.2倍,猪肉占到世界的49%,但我们的出口量很低,肉类的出口量仅占不到1%,而且进口比出口大。在肉类监管方面存在较大问题,因此国外拒绝我们的猪肉出口。我们的思维方式应该由贫弱国家向责任大国提升,管理应该从行政管理向法制管理转化。

屠宰是肉类第一道关,但却没有专门立法,违规者违规成本低,造成加工病死猪肉、注水肉现象屡禁不止。 在昨晚搜狐微博视频访谈现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肉类食品综合研究中心总工程师冯平提出上述观点。

对话:

据冯平委员介绍,屠宰是肉类消费的第一个关口,但是全国现在还没有一部完整的畜禽屠宰行业的法律,在生猪屠宰行业现在成文的是2008年国务院修订的《生猪屠宰管理条例》和商务部配套的实施管理办法,执行过程当中还被打了折扣。条例规定了屠宰检疫的权力,没有明确责任人,屠宰检疫由农业部门负责,肉品质量由商务部门负责,管理上常有缺位和重叠。

生猪屠宰行业,唯一的成文就是《生猪屠宰管理条例》和《条例实施管理办法》,但《条例》、《办法》在执行过程中频频被打折扣,根源就在于制度设计方面的缺失。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2012年食品安全重点工作安排,其中第一项重点工作就是:深化食品安全治理整顿,包括开展严厉打击食品非法添加和滥用食品添加剂专项治理,深化乳制品食用油肉类酒类保健食品综合治理,开展畜禽屠宰专项整治等一系列的专项治理。

去年发生在某知名肉制品厂的瘦肉精事件至今让人心有余悸,在这场事件中,生猪经纪人的身份浮出水面猪贩和屠宰场不通过经纪人就很难收不到猪,而散户如果不通过经纪人又很难找到合适的买家。生猪经纪人是养猪户和买猪人之间的中介。

2012年我们吃什么?这看似不是问题,却又是我们当下面临的较为严峻的一个问题,食品安全成为了中国人餐桌上敏感的词语。

他们的群体也已成为肉类流通中的一环,如果每个环节我们都做到位了,仅仅差生猪经纪人没有抓好,那还是可能会出问题的。

由于法律不健全,行政执法人员怕引起行政诉讼,只管理不处罚,甚至不敢管不敢罚,肉品安全质量令人担忧。另外,新颁布的《刑法》规定了严厉打击食品安全犯罪,但是涉及到屠宰违法的刑事追究界限并不明确,相关部门在管理时往往以罚代法,违规成本很低,这是加工病死猪肉制售注水肉以及其他一些违规行为禁而不止的重要原因。另外由于监管部门行政职能弱化,尤其在一些县级的定点屠宰场,仅仅靠屠宰场自我约束保证产品的合格与否。

但他们的组织化程度较低,而且根据编码查询,往往只能查到耳标所属县查不出耳标领取人及耳标所属乡镇或养殖场,更无法准确反映饲料、免疫等情况。在流通中,终端环节一旦发现肉品质量安全问题,不能迅速查到动物的详细产地,耳标也就失去了溯源作用。

对此,冯委员认为,虽然现在专项整治很多,但没有形成一个长效机制,可能这一段时间这几个部门联合干这件事,平常都散了,所起到的效果没有持久性,要让条例上升为法律。

目前生猪屠宰行业,唯一的成文就是《生猪屠宰管理条例》和《条例实施管理办法》,但《条例》、《办法》在执行过程中频频被打折扣,根源就在于制度设计方面的缺失。冯平说,虽然新《刑法》规定了食品安全罪,但涉及到屠宰违法的刑事追究界限不够明确,打击犯罪往往以罚代法,违法成本低是加工病死猪、制售注水肉、饲料添加瘦肉精等现象屡禁不止的原因。

应尽快出台《畜禽屠宰法》

他提案建议尽早出台畜禽屠宰法,以便依法行政、有效监督,并将屠宰企业肉品安全责任保障制度、安全风险评估制度、安全预警制度、安全危机处理制度、事故处理制度、事故赔偿制度等重要内容写入法律。

这些生猪经纪人优先收购在饲料中添加瘦肉精的生猪,并主动为饲养户提供瘦肉精,如果管理不好这些中介人,那太可怕了,冯平告诉记者,由于我国养殖规模分散,75%的猪只收售要靠这些生猪经纪人。

记者:肉类关乎百姓餐桌,如今各地也陆续出台了一些《条例》,他们执行上的缺失在哪里?

冯平:他们的出现很复杂,生猪经纪人往往都是村中能说会道、相互熟识的老邻居,他们联通农户和屠宰厂,已经形成了一种规模和文化,有关部门往往很难代替他们。

面粉增白剂的提案被卫生部采纳

我国养殖规模分散,75%的猪只收售要靠这些生猪经纪人,他们的群体也已成为肉类流通中的一环。如果每个环节我们都做到位了,仅仅差生猪经纪人没有抓好,那还是可能会出问题的。

生猪经纪人也是流通中的一环

冯平说,商务部等九部门也多次进行专项整治,并开展了生猪定点屠宰资格审核清理,也确实对规范生猪屠宰行业秩序起了作用。但未经兽医检疫的私屠滥宰,收售、加工、贩卖病害肉、注水肉、喂瘦肉精饲料等现象时有发生,肉品质量安全问题,仅从销售终端难以彻底解决,应该依法代规。

对此,他建议对生猪经纪人试行持证上岗,建立诚信档案,并写入畜禽屠宰法实现强制性要求。

生猪经纪人应持证上岗

记者:生猪经纪人为何不能通过有关部门代替?

在肉类监管方面存在较大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肉类食品综合研究中心总工程师。记者:持证上岗就能起到监督作用吗?

冯平:首先来说,一些地方的确都对生猪以外的畜禽屠宰作出了规定,但地方颁布的管理办法位次低,法律效力弱,规范性不强。一些地方实行牛羊定点屠宰了,但是法律不健全,执法人员执法时怕吃官司,只管理不处罚,甚至不敢管、不敢罚,致使牛、羊、禽屠宰市场比较混乱。

先说一组数据:2010年我国肉类产量达到7925万吨,猪、羊、禽肉产量均居世界第一,猪肉产量占到世界猪肉产量的49%。禽肉占世界的13%,牛肉占世界的10%,羊肉占世界的26%。但我们肉类出口总量不到产量的1%,为什么?因为疫病、农药残留和国外贸易壁垒,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都以肉类质量安全问题不能保障为由,将我国的猪肉拒之门外。冯平告诉记者。

冯平:这几年我一直在关注面粉增白剂问题,曾多次提交提案呼吁禁用。但是在去年7月26日卫生部公布的《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征求意见稿中,被俗称为面粉增白剂的过氧化苯甲酰和过氧化钙还在。对此,我很不理解,于是便给卫生部长陈竺相继写了两封信,提出了尽快禁用面粉增白剂的意见。之后,禁用面粉增白剂的建议被采纳。

记者:去年您的关于取消面粉增白剂的提案被卫生部采纳,当时是什么情况?

十几个部门抓一头猪却抓不住

记者:为确保食品安全,政府也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多部委也参与治理,但为何无法根绝注水肉、瘦肉精?

冯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肉类食品综合研究中心总工程师。曾多年提案建议食品添加剂中取消面粉增白剂,去年他的提案引起卫生部部长陈竺关注,并最终促成卫生部下文,要求2011年12月1日起,禁止在面粉生产中使用被称为面粉增白剂的过氧化苯甲酰和过氧化钙。 今年,他又把注意力放在了瘦肉精身上,希望能通过立法保障百姓的餐桌安全。

委员直言

冯平:这涉及很多方面,先说多部门管理的问题:屠宰检疫由农业部门负责,肉品质量由商务部门负责。同一条屠宰线,动检、商务同时检疫、检验,都管又都管不到位,管理重叠和缺位,影响了产品质量安全。《条例》中规定了屠宰检疫的权力,而没有明确的责任人,这就形成了十几个部门抓一头猪的局面,我认为这种联合执法行政管理成本高,应尽快明确肉品质量安全由一个部门全权负责。

虽然新颁布的《刑法》要求严厉打击食品安全犯罪,但涉及到屠宰违法的刑事追究的界限并不明确,相关部门在管理时往往以罚代法,违规者成本很低,这是加工病死猪、制售注水肉等现象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

本文由皇家堵场网址hj3737发布于养殖经验,转载请注明出处:在肉类监管方面存在较大问题,全国政协委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