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央企做这些,钢铁业正处于市场周期的低谷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3月8日在微博称,他敢跟武钢总经理邓崎琳打赌,等你的万头猪出栏时,猪肉价格就跌了,他认为堂堂央企做这些,就是与民争利。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武汉钢铁(集团)公司总经理邓崎琳表示,今年武钢计划在非钢行业投资390亿元,通过转型改革创造更大利润,并且准备建万头养猪场,年内出栏。网友哗然,央企去养猪了,那养猪的做什么?

武钢欲投入390亿养猪?此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各界纷纷对武钢的怪异举动表示侧目。据报道,养猪只是武钢的产业向非钢转型的一部分,除此以外,武钢甚至准备从事养鸡、种菜、卖盒饭、代家长接送幼儿园孩子、疏通居民家庭堵塞下水管道,等等。

胡俞越表示:我敢跟武钢总经理邓崎琳打赌,等你的万头猪出栏时,猪肉价格就跌了。其实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养猪、种菜、接送孩子、通下水道、做盒饭送外卖,就如同公鸡下蛋,不是你的活儿你要干。国企改革,尤其是垄断性国企,就应当退出竞争性领域。堂堂央企做这些,就是与民争利!

然而,这只是武钢的产业向非钢转型的一部分,除养猪以外,武钢甚至准备从事养鸡、种菜、卖盒饭以及家政服务业,比如打个电话,就可代为接送幼儿园的孩子,甚至还可以帮助疏通家里堵塞的下水管。

钢市倒春寒:微利时代钢企转非谋出路

据报道,全国人大代表、武汉钢铁公司总经理邓崎琳透露,今年武钢准备建万头养猪场,而且年内就出栏。

钢铁侠兼职养猪种菜,这种被认为不务正业的行为,让广大网友质疑:为何要端着央企的饭碗,抢农民的口袋?

自2011年第三季度以来,国内钢铁行业就进入了一个冰河世纪,进入2012年,尽管已经进入传统意义上的三金四银黄金期,但是钢市还是春寒料峭。

向非钢产业转型

目前,钢铁业正处于市场周期的低谷,国内各大钢企均步入到了微利时代。 去年中国钢企利润率不足2.5%,远低于全国工业企业约6.5%的平均水平。分析指出,武钢决定涉足养猪等农业领域,说到底还是受到市场格局变化的压力。

武汉钢铁(集团)公司总经理邓崎琳跟记者算了一笔账,眼下1吨螺纹钢的价格大概是4700元,平均每公斤4.7元,而最便宜的猪肉每公斤已接近26元,一公斤钢材价格抵不上四两猪肉。

两斤钢不低四两肉在目前国内钢市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现在1吨螺纹钢的市场价格大概是4700元,平均每公斤4.7元,而最便宜的猪肉每公斤已接近26元。受世界经济复苏缓慢和我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当前的钢铁业跌入低谷期。楼市遇冷、铁路建设放缓、过高的原材料成本等等,让钢厂们如履薄冰。在武钢总经理邓崎琳看来,不光今年是严冬、去年是严冬,钢铁业的寒冷至少持续五年。因此,邓崎琳表示,将养猪、种菜、做盒饭等辅助产业做大实属无奈。

其实,在2011年,武钢就已加大投资非钢产业,非钢产业利润占整个集团利润的六成左右。

最新消息说,今年1月份国内大中钢厂亏损达23亿,亏损面进一步扩大。尤其是,钢铁行业利润和利润率首度呈现双负数,一步步突破钢厂的承受底线。工信部预计,2012年钢铁市场需求将进一步减弱,阴霾下的钢企探索多元化转型之路本无可厚非。

今年,武钢计划对非钢产业投资390亿元,投资方向除了涉及高新技术、钢材深加工、矿产资源开发、万头养猪场等外,还将成立城市现代服务公司,其后勤集团已与华润集团签订了一揽子合作计划,开展燃气、电力等多项合作。

养猪救场:泡沫暗涨,当心打水漂

对于钢铁行业的艰难,邓崎琳表示,不光今年是严冬、去年是严冬,至少是五年以上,钢铁工业处于一个微利和经营非常困难的境地,上面是承担巨大的成本压力,下面是经济下行,很多产业萎缩,中间利益空间非常小。

对于武钢改行当猪倌儿的行为,不少专家学者纷纷觉得不靠谱。虽然武钢否认养猪投入390亿的传闻,表示用于养猪的资金投入只有3000万。但还是有学者表示担忧。

网友ramontl担心,武钢养猪是否会有战略上的问题,第一,武钢对今年的钢铁寒冬没有谋划应对,病急乱投医;第二,武钢认为这次钢铁寒冬要持续五年,会死掉一批私人小钢厂,私人小钢厂调整战略积极应对,反而能活下来;如果武钢在钢铁主业战略混乱,消极逃避,可能先死掉。

学者郎咸平(微博)对武钢的行为拍出了板砖,称武钢很荒唐,养猪是哪一个民企做不来的?再者,养猪就一定会救场吗?近些年农产品(5.64,0.05,0.89%)价格总上演大起大落。同时资金热切地涌入,也意味着泡沫在产生。

而邓崎琳表示乐观,有个产业叫城市现代化服务业,为所有城市老百姓居民服务的,检修队伍、工程队伍,这个市场空间很大,利润率比钢铁高得多。

一位农业专家提出,非钢领域的市场竞争同样激烈。养猪受市场价格波动、疫病频发等问题困扰较多,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么赚钱。2008年是外部资本进入养殖业最多的一年,经历2009年和2010年的低迷后,现在很多已亏损和退出。投3000万元养猪虽然对武钢来说是九牛一毛,但在养殖业算很大一笔投资,要小心打水漂。

网友龚曙光说,武钢庄严而悲壮地转型养猪,虽被斥作秀,却实属必然。任何一家企业想成百年老店,都必须设定避险机制,即渡过行业衰退期的经营战略。

更有甚者,有学者预言:我敢跟武钢总经理邓崎琳打赌,等你的万头猪出栏时,生猪价格就跌了。

武钢式的中国大企业,几乎都是按照高速发展模式打造的,一旦行业衰退,根本无法避险。从这一意义上说,武钢养猪只是前奏,之后还会有央企养鸡、养鹅的。

钢铁侠横插一脚,养猪或是与民争利?

网友鱼凫的天空表示不反对武钢养猪种菜,但建议武钢换名:做钢铁不赚钱嘛,没有办法总得活下去。但是我想建议一下武钢得更换一下公司名称了,就叫无钢集团,一来顺应发展形势;二来这也是一种历史沉淀啊。画地圈墙建厂忙,豪言引领奔小康;统领无方忙掖藏,不爱精钢爱农庄。

对于武钢投入巨资,进军养猪领域,还有学者不客气的指出,武钢的行为是涉嫌不公平竞争,以及与民争利的现实写照。

网友吴智钢分析称,武钢养猪反映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迫切性。中国钢铁产能过剩产生许多弊端:首先,供大于求的格局导致钢铁价格持续低迷;其次,钢铁产业属于三高行业,高耗能、高排污量等,都将加剧业已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

有评论指出,作为国企,武钢享有贷款、土地、补贴等政策优势,如今却要买地养猪,与猪农竞争,其行为带有很明显的不公平竞争之嫌。

对于武钢养猪,网友南极一号表示支持:大量增加猪肉供应,一方面可以降低肉价,另外一方面便于安全监察管理,能让老百姓吃上放心肉。强烈支持大企业大规模养猪养鸡种蔬菜。

首先,养猪市场是开放的、公平竞争的,武钢挟带着国企的优势,与贷款难、买地难、没有补贴的民企和猪农竞争,本身就带有与民争利的味道。而且武钢会否利用自己的国企地位,在武钢猪的销售上抢占有利渠道,进而部分地垄断当地的猪肉销售,也值得怀疑。

武钢官网上贴出的一份声明显示,武钢在做优、做强钢铁主业的同时,要从相关产业找出路,养猪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部分。

再次,假设作为外行的武钢养猪亏损了,最后谁来买单?武钢先前表示,养猪同时要解决武钢员工吃饭问题,但如果养猪只是为了解决武钢10万职工的吃饭需求,那就是典型的损公肥私、国企利益内部化。

武钢向非钢产业转型的重心,还是在海外矿产资源开发、钢材深加工、高新技术、煤化工业等主攻领域,目前武钢正在全力打造在东湖高新(600133,股吧)区投资的高新产业园,力求建成为其新的经济增长点。

钢企转非钢:多元化未必是法宝

网友上善若水认为,武钢这样的央企,上有国家,下有数以万计的员工,吊在钢铁一棵树上未必是明智之举,企业应对市场的千变万化,搞多元化经营有什么不可以。

有学者指出,多元化经营并不一定就是企业脱困的法宝。

网友楼上楼说,实际上,近年来已有多家国内外著名企业涉足生猪养殖业,武钢并不是第一家,2008年,高盛、德意志银行等投行在华圈地养猪;2009年,复兴集团签约江西养猪大户国鸿集团,网易、联想也投资进入养猪业,企业老总之间会不会互相问候你们集团养猪了吗?

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曾在上世纪90年代名震空调业的春兰公司,如今却从消费者的视野淡出了。这与其盲目资本扩张有关,摩托车、洗衣机、汽车等项目无所不包,以至于最后难以在任何一个领域做精。对于目前武钢高调宣布养猪种菜的行为,不少学者发出忧虑:武钢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春兰?

公鸡下蛋与民争利

分析指出,成功的多元化应当是围绕主业进行有序延伸。武钢只有以钢铁业这个立命之本为核心,潜心探索产业升级才可能增加企业抵御市场风险的实力。

武钢投390亿元养猪种菜的新闻被网友广泛议论。3月9日,武钢集团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武钢确实在后勤服务方面开展了绿色养殖业,但投资绝对不会有300多亿元,养猪种菜仅在规划设计中,并未正式开始实施,投入资金也尚未确定。

当前,中国进出口钢材结构差异较大,进口高附加值钢材比例高,出口中低档钢材比例高,宝钢也正是瞅准了这些机会,对汽车所需板材提前布局、加速上马,也才有了今天以相对轻松的心态面对行业寒冬,坐稳国内钢铁行业龙头老大的宝座。

武钢此举实在让网友寒心,网友冲天龙形容武钢集团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进口的汽车钢板十年不会生锈,而国产的能有五年已算对得起消费者了,你们钢铁厂能研制出这样的钢板,利润率不会低。把钱都投在房地产上,这几年又想搞养殖。怎么就从来没想过搞研发呢?

可见,两斤钢不低四两肉的不景气绝对不是钢企不务正业的理由。如若按重量测算,一台iPhone4S是137克,四台能凑成一斤。按猪肉13元一斤算的话,一斤iPhone4S能买1500多斤猪肉。众所周知,苹果公司高利润的秘诀就在于创新,简单地说就是人无我有,棋高一招。

微博认证资料为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的胡俞越通过微博表示,堂堂央企做这些,就是与民争利。

对我国不少钢铁企业来说,不论是资金实力还是人才储备都已经是相当雄厚,但是却长期安于低水平的重复竞争。导致国内钢铁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整体偏弱,在面临国际巨头技术压力及业内系统性风险时,往往深感力不从心,难免滋生寻求获利捷径的心态。

胡俞越在微博中提到:我敢跟武钢总经理邓崎琳打赌,等你的万头猪出栏时,猪肉价格就跌了。其实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养猪、种菜、接送孩子、疏通下水道、做盒饭、送外卖,就如同公鸡下蛋,不是你的活儿你要干。国企改革,尤其是垄断性国企,就应当退出竞争性领域。

但逃避往往不是解决之道,武钢摆脱困境,关键还是要靠要靠技术的创新和产业附加值的提升,而根本的出路还在于其自身改革,提高效率,提升核心竞争力。

学者郎咸平也看不下去了,通过微博问武钢领导,这390亿元,不是国家透过四万亿投资给你的吗?国企拿着闲钱大举进攻民企的地盘?你们为什么不能拿着这笔庞大的资金进军高科技,领导全国产业升级,强化国家整体竞争力。

堂堂央企做这些,钢铁业正处于市场周期的低谷。郎咸平认为,武钢事件不但暴露了四万亿投资的失败,更凸显出国家应对国企改革痛下狠手。

也有媒体评论认为,武钢非钢化的转型思路选对了,但是养猪养鸡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应当真正走向市场去竞争,去赚取利润。

武钢作为一家大型钢铁企业,拥有多达十多万的职工以及数量更庞大的家属,俨然就是一个小社会,每天都需要大量的猪肉、鸡肉等钢铁行业本身无法提供的生活必需品。职工生活必需品全部外采,层层环节的高利润全部就会让其他企业和社会占有,武钢养猪养鸡就是将这些利润和利益揽入企业。

从这个角度说,武钢转型养猪养鸡其实是一种假转型,不是真正的发展非钢产业,只不过是靠着自身的政策、资源优势,将职工的生活与企业的利润捆绑成不可分割的利益链,对职工生活必需品进行垄断性的内部供应,将非钢产业产品进行内部消化,实现垄断利益内部化,达到利润最大化,这也是武钢养猪保证非钢产业高利润的关键所在,实质上是与民争利,也将职工的生活利益与外界社会割裂。

网友称赞武钢算盘果然打得亮,作为央企,武钢享有贷款、土地、补贴等政策优势,拿着国家投的钱,享受着各项优惠政策,打败没有这些优惠的民企、小农,转一圈利润又回到了自己的口袋。

网友牧人说:武钢作为央企,使命及目标本就不是唯利润论,而是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但武钢却不思进取,不在高科技,现代管理上下功夫,反而与民争利,这是一种严重的退步。

本文由皇家堵场网址hj3737发布于技术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堂堂央企做这些,钢铁业正处于市场周期的低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